登录千筹网
用户协议
获取投资门槛
400-805-4342 欢迎访问千筹网电影投资平台官方网站

电影投资

输入手机号码即可获取较低门槛价

输入您的电话号码,稍后您将接到我们的电话 该通话对您完全免费,请放心接听!

当前位置:首页 > 项目专栏>《城南旧事》随喜苦行

《城南旧事》随喜苦行

  • 来源:千筹网
  • 阅读量:
  • 发布时间:2020-11-16 12:07:04
  • 点赞量:
  • 点赞

  《城南旧事》叙事视角上的意义其实并不单单在于六岁小姑娘英子,更重要的是林海音的原著作者身份。作家林海音是台湾人,在日本出生,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她随家人一起来到北平,成为了那个年代的北漂。而《城南旧事》中的故事便是童年的林海音在北京时的生活体验。恕我直言,电影中演员的表演有一部分还是有较浓厚的话剧味道,但影片在立意上却比现在大多数电影都高阶。

  电影的确把叙事的焦点关注到了他人所忽视的小人物身上。疯女人与妞儿,作为小偷的哥哥,失去儿女的宋妈,每个小人物都在人的核心情感上体验着喜与悲。而英子作为电影主角串连起来了这三个故事。她不仅是一位观察者,更是事件的参与者与情节发展的推动者。所有故事透过英子真挚的眼睛没有了功利化的叙事动机和世俗滤镜,这是这部电影最可贵的地方。

  但不能忽视的是,电影开头的旁白揭露了影片还有第二层叙事视角,那便是林海音的作者视角。在许多情况下,当地人对本地的观察常常会有一种当局者的视野局限。林海音作为幼小的外来者则无疑对那个年代的北京人情风貌有着更加敏感的感触。

  反观现在两岸之间的紧张关系,林海音的《城南旧事》通过台湾来的英子与周围人物之间的温情,把两岸人民带回到了同一个家乡。林海音更是把这种温情化作一种乡愁贯穿到了每个故事的感伤细节中。电影以英子的父亲去世作为结尾,最后英子与朝夕相处的宋妈离别,宋妈的身影如英子的童年往事一样逐渐远去。林海音的北京记忆化作这场城南旧事被写出来,被拍摄出来,最后却越发显得后会无期。

  林海音晚年时候回到北京,在田川《东京记》的描述中,林海音回到北京的第一句话是:“我的城呢?”她发出这一感慨的时候,还是1990年,而现在已是2017年,不说林海音这位来自台湾的老北漂,即使身为大陆的北漂们也再难把家乡的感情投入到这个被投机者所疯狂消费的城市。这种现实似乎作为一种主题的延伸呼应了《城南旧事》某种感伤。

  疯女人与妞儿虽然母女相认,最后却葬身于火车之下。小偷为了弟弟更好地读书而行窃,弟弟让他自豪,自己最终被捕。多年离家的宋妈期待着和儿女相见,但结果等来的消息是小栓子被河水冲走,丫头被送去他人已了无音讯。三个故事,英子本身的线索,以及林海音对记忆中的城市怀念,皆以一种悲剧告终。

  整部电影中出现了很多次《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无论是纯音乐还是孩子们音乐课上的合唱,都给人一种无奈的悲凉的感觉。好像是独自立在南浦边上,看着载着过去的船在镀金的水面上逐渐远去,驶向太阳,最后变成一个小点,消失了。只剩下自己还呆呆地站着,直到最后一缕夕阳也掉进山里之后再落魄地转身离去。

  不知道我们的一生中要送走多少人,要在渡口处看多少只船带着我最重要的东西离去最后,我能做的好像只有深深地呼出来一口气,把心底所有的伤心都埋的更深,然后拍一拍褶皱的衣服,揉一揉僵硬的脸颊,继续往前走罢了。

编辑:甜甜

千筹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本网合作媒体,千筹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评论内容:

收藏:
关注千筹网
微信
千筹公众号 公众号
千筹客服 客服
微博
注册千筹网会员即可领取1000元投资优惠券
(所有项目均可使用)